李铁前东家陷欠薪风波:被起诉索要三千多万辽宁体育局回应

的辽宁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告别职业联赛,并通过官方账号发布了告别声明。前一日,辽宁足球俱乐部

传奇落幕,留给球迷的是不舍,留给球员、教练、队医等员工的,却是漫长的讨薪之路。

一份2022年2月15日公开的判决书显示,前辽足球员王珐通过多次诉讼,获偿96.8万余元,与王珐一样,前辽足球员李成林也获偿200余万元。

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梳理发现,类似的公开裁判文书达到52份。包括王珐、李成林在内,一共32人提起诉讼,除了球员外,他们中还有教练员、队医等,起诉金额超3000万元。

曾经辽足最大赞助商宏运集团有限公司在答辩中一针见血指出:“中国足球本身几乎没有造血能力,需要赞助商大量的输血才能保障球队的生存以及球队的成绩。而宏运集团已经无力再继续投入。”

2月23日,潇湘晨报记者联系到辽宁省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他表示目前所有被欠薪的员工都在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与此同时辽宁省体育局也一直在组织协商处理,相关公司也一直有专门的人员在处理此事。

从传奇到降级到陷入欠薪风波,再到2020年5月24日,正式宣布告别职业联赛,曾经称霸国内足坛的辽足的结局,让不少人感到遗憾。

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12月,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在原辽宁足球队(始建于1953年)的基础上,经原辽宁省体改委批准正式成立。之后,辽足俱乐部股权几次易手,直到2008年3月,宏运集团注资辽宁足球俱乐部,正式更名为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

从1984年夺得首届足协杯冠军开始,辽足雄霸中国足坛整整10年。辽足在历史上多次获得全国足球比赛冠军,1989年获得亚洲俱乐部杯赛冠军,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次夺得亚洲冠军;1993年在第七届全运会取得冠军,并由此成为“十冠王”;1999年全国足球甲A联赛第2名、中国足球超霸杯冠军;2003年以甲A联赛总积分第五名的成绩成功冲入中超联赛,2004年获得首届中超联赛第4名。

在2009年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公布的亚洲世纪最佳球队排名中,辽足是中国唯一进入前十强的球队。辽足先后为国家队输送了大批优秀运动员,队员李铁、肇俊哲等国脚曾代表中国队第一次参加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

历史上,辽足曾在1995年和2008年遭遇两次降级,2017年辽足再遇队史第三次降级至中甲联赛。

然而球迷们没有等来重新崛起,2020年2月,多名辽足球员因俱乐部欠薪公开维权,扯下了俱乐部最后一块遮羞布。

加入讨薪行动的,除了球员外,还有俱乐部的教练、青训教练、队医等员工。据此前媒体报道,在向辽宁省体育局、中国足协多次反映被巨额欠薪一事无果后,辽足近二十名队员与一家律师事务所签订了代理委托协议,委托该事务所帮助他们通过法律途径讨要欠薪。

在2020年5月23日,因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按照《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规范管理职业俱乐部的通知》、《中国足球协会职业俱乐部准入规程》和《中国足球协会乙级联赛俱乐部准入规程》的要求,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第八十五条的规定,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被中国足协决定取消注册资格。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不少于30位前辽足球员、教练、队医等工作人员分别向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偿还拖欠的工资、奖金、签字费等劳动所得。考虑到辽足的实际经营状况,部分原告还请求法院判令赞助商宏运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潇湘晨报记者统计,其中球员11人,教练员14人,另包括队医及工作人员7人,涉及金额超3000万元。但他们的讨薪之路并不顺利。

和平区法院认为,根据《体育法》第三十二条:“在竞技体育运动中发生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体育仲裁机构的设立办法和仲裁范围由国务院另行规定”、《中国足球协会章程》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纪律委员会、道德与公平竞赛委员会、仲裁委员会是本会的纪律、道德、争议解决机构,为本会的分支机构”、第五十四条第一款:“除本章程和国际足联另有规定外,本会及本会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不得将争议诉诸法院。有关争议应提交本会或国际足联的有关机构解决”的规定,职业足球球员、教练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因履行工作合同发生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应由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裁决,其处理结果为最终结果。尤其是基于职业球员运动生涯较短和足球运动的特殊性考虑,职业球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工作合同纠纷亦不宜由法院管辖。原告不应诉诸人民法院,原告的起诉,应予驳回。

在他们的上诉理由中载明,在起诉至法院前,他们曾向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递交过仲裁申请,但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以辽宁足球俱乐部被取消俱乐部注册资格,不在受理范围内为由,拒绝受理仲裁申请。他们也向辽宁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过劳动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辽不予受理通知书,不予受理。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审法院无法定理由裁定驳回起诉不当,本案应予审理,撤销原一审裁定,指令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审理。

2022年2月15日,王珐与辽宁足球倶乐部股份有限公司等劳动争议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公开。判决书显示,王珐要求俱乐部支付拖欠的工资、奖金、年终奖合计人民币120万元,宏运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经审理,法院判决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支付王珐96.8万余元。同时,法院认为,虽辽足、宏运集团存在法定代表人、部分工作人员相同的情形,但是两公司的登记经营住所、股东组成、业务范围以及财务往来并不存在高度的混同性,原告要求宏运集团承担连带给付责任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从公开的52份法律文书显示,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面临如此境遇的最大原因是——缺乏赞助。大量赞助商输血才能保障球队的生存和实力。

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在庭审时承认,辽足确实存在欠薪的事实,也正是因为欠薪辽足于2020年5月23日被中国足协取消了当年足球联赛的资格,但并没有注销辽足在中国足球协会的会员资格,辽宁足球俱乐部仍然是中国足协一员,辽足从1995年成立至今已经26年,承载着太多中国足球的历史,也曾有过辉煌,辽足的品牌名号还在,也一直期盼着能有人投资赞助起死回生。

同时该俱乐部也表示,按照中国足协章程辽足要对辽宁足球俱乐部进行财务审查,每年辽足参加中甲联赛、中超联赛还要进行审查,所以辽足的财务必须是独立的,宏运集团只是辽足的赞助人之一,辽足至今也还欠宏运集团很多的钱。

而宏运集团在递交的书面答辩状中提到,辽宁足球俱乐部每年要经过中国足球协会严格的财务独立审计,如果没有财务的独立性,将取消参赛资格。宏运集团与辽宁足球俱乐部都是独立存在的有限责任公司,不存在交叉持股的现象,都具有法律上的人格独立性。宏运集团十几年来为中国足球事业、辽宁足球事业持续投入了巨额资金,对辽宁足球俱乐部进行赞助,之所以出现今天的情况,宏运集团本身已经无能力再对辽宁足球俱乐部进行投入,才导致了今天这种状况的发生。

该集团也指出,“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是需要社会持续的输血才能生存,中国足球本身几乎没有造血能力,这也是中国足球超级俱乐部的和甲级俱乐部的一种现状。我们可以横向看,包括曾经辉煌的苏宁足球俱乐部、恒大足球俱乐部都是这种现状,都需要赞助商大量的输血才能保障球队的生存以及球队的成绩。”

尽管目前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仍然处于存续状态,目前有6笔限制消费令,对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新建进行高消费限制。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公司也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最近一次是2022年2月11日,执行标的为19.5万余元。

2月23日下午,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其公开电话已显示“电话不存在”。

辽宁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目前宏运集团与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还有专门的部门正在处理欠薪问题,现在所有的员工基本都在走法律程序。“他们是企业化管理俱乐部,他们签的协议都是商业机密。”

他透露,此前的确有一些辽足的员工找到辽宁体育局,提出了一些诉求,但是目前最合适的办法还是走法律程序。与此同时,辽宁体育局也一直在协助两家公司去洽谈、组织协商相关事情。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